点击关闭

工作系统-孙忠良院士解决了毫米波领域中的一系列难题-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 时间:

四姑娘山首张罚单

當德國朋友得知毫米波本振是土生土長的「中國製造」時,代表團成員紛紛覺得特別意外。實際上,那個毫米波本振就是出自孫院士之手。由於在開發毫米波頻譜上的突出貢獻,孫忠良院士榮獲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中新網南京7月3日電 (記者 申冉 通訊員 唐瑭)中國工程院院士、孫忠良教授於6月29日凌晨因病醫治無效在南京去世,享年83歲。7月3日,東南大學舉行了孫忠良院士的告別儀式。

2012年,76歲高齡的孫忠良院士成功地研製出價格低廉的毫米波成像系統原型。通過這個項目,團隊的系統設計能力獲得了極大的提升,為後續工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05年,孫忠良院士以70歲的高齡牽頭申報國防「973項目」。孫院士不辭勞苦,和項目組成員一起奮鬥。2007年項目申報成功,研製出了當時國際領先水平的900GHz亞毫米波收發前端。這也是孫忠良院士繼在八毫米和三毫米波段的開創性工作后,創造的又一個奇迹。

作為中國毫米波技術領域傑出的專家和教育家,第八、九、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孫忠良這個名字在微波領域如雷貫耳。

2011年,看到安檢領域普遍使用價格昂貴的美國L3成像儀,孫忠良院士非常着急,他計劃研製價格低廉而性能相當的毫米波成像系統,七十多歲的他親自畫系統框圖、做電路、搭建系統。

孫忠良院士一生曾獲「獻身國防科學事業榮譽證章」、「國家級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曾擔任國防973項目首席科學家,原總裝備部科技委兼職委員,原總裝備部某專家組專家等多個國防領域榮譽。

孫忠良院士在實驗室。叢婕 攝

1980年,一個德國天文代表團到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參觀。當外國友人看到毫米波射電望遠鏡時,驚訝地詢問其中的毫米波本振來自哪個國家。

1936年8月生於上海的孫忠良院士,1955年考入南京工學院(今東南大學)無線電工程系,自此,他的人生軌跡從來沒有離開過東南大學。

    

「儘管大家都知道孫院士做的是大事,但由於工作內容的特殊性,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孫院士也幾乎沒有接受過媒體的採訪,非常低調。」東南大學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孫忠良院士工作照。叢婕攝

他為國防事業完成了毫米波體效應振蕩器系列等多項重大研究項目;他提出的體效應諧波模式振蕩器的工作原理,被國內外學術界廣泛接受和推廣。

從1991年至2003年,孫忠良院士擔任東南大學毫米波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東南大學電磁場與微波學科負責人。

    

在東南大學毫米波重點實驗室副主任、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崔鐵軍看來,「沒有孫院士等前輩的高瞻遠矚和辛勤耕耘,就沒有東南大學電磁場與微波技術學科在全國乃至世界上的重要地位。」

孫忠良的弟子們回憶起導師,不禁感慨:「每次去找孫院士,他不是在搭電路就是在測電路。」

作為毫米波技術領域的著名專家,孫忠良院士解決了毫米波領域中的一系列難題,為中國毫米波技術的工程應用和國防應用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1991年,正是在孫忠良院士為「七五國防重大預研項目」研製的集成前端成果基礎上,東南大學獲批成立毫米波國家重點實驗室,這也是東南大學第一個國家重點實驗室。

孫忠良院士為了中國的電子事業殫精竭慮,他一直工作到生命的最後階段,老人最後的心愿仍是「構建價格更低廉、創新性更強的毫米波超材料成像系統。」為此,孫忠良院士在住院期間還多次跟同事討論此事,約定出院后一起完成這個系統,沒想到成為了老人的遺願。(完)

今日关键词:成昆铁路救援